Pointless

全职:韩叶/叶韩丶肖王/王肖丶喻黄/黄喻
DC:超蝙/蝙超丶KT/TK丶21/12丶绿红
其他:瓶邪、亮光、ALL路、EC、德哈等

记几个教父梗

就是记个脑洞而已。CP韩叶。没有后续



韩文清冷眼看著嘉世旗下的人不怀好意的朝著叶修走去,整个黑手党的世界里,都知道叶修这个奇葩教父根本不会喝酒,总是只拿著杯葡萄汁招摇过市,碍于对方的实力和势力,一直以来也没人有敢拿这个说事。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没有人能确定现在的叶修还有没有翻盘的实力,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他能够重新回到顶层的世界里—除了韩文清。


所以他只是冷眼看著叶修三言两语的让那些想要让他醉后失态的人脸色难看的离开,然后又看著叶修离去。


他跟了上去,步伐强劲,优雅与霸气融合于一身,冲突却又充满美感。在最后踏出门前,他对著各怀心思的人们,说了一句话,就一句:


我是个迷信的人,若是他不幸发生意外,或被警察开枪打死,或在牢里上吊,或是他被闪电击中,那我会怪罪这个房间里的每一个人,到那时候我就不会再客气。(电影教父原文)


没有人跟出来,他顺利的找到叶修,叶修显然已经醉了。但即使是喝醉,也不能影响这个男人—就在韩文清踏进他所在的房间那一瞬间,感觉到了极大的危险,阴影中叶修瞬间欺身向前,闪著寒光的锋利刀刃抵住韩文清的脖子。

"是你阿老韩......你来的速度真快。"


"那么接下来就交给你啦,韩大教父"叶修闪身要走,韩文清一把抓住他的手:"我等你回来",接著放开,叶修楞了下,笑了笑,头也不回的向阳台走去,俐落跳下。


韩文清看著阳台打开的玻璃门,缓缓的走过去,阳台下已经没见到叶修,想是被人接应走了。


赶快回来吧,没有你的世界,太过无趣。


想到能再次跟叶修斗争,他就觉得热血沸腾。这是韩文清的生命中,最难以戒除的瘾。


在那之前,他不会允许任何人,用任何愚蠢的方式,阻挠他的乐趣。


#我论叶修喝醉了看著帅其实根本自由落体差点没压死下面接应的包子老魏之可能


* * *


"霸图会答应和我们合作?"陈果看向坐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他修长的双腿交迭,姿态慵懒却优雅,充满力量"我提了一个韩文清无法拒绝的条件"(教父原文)叶修笑道。

 

 

同时丢掉了枪,他们都没有动。

巷子里阴暗、潮湿、狭窄,他们面对面,对望着。周遭的枪战还在继续,只有这条巷子里,声音逐渐远去。

也许是方锐他们替他引开了敌人,叶修想。但他知道自己的计划离成功这两个字还很远。

因为站在他前方的,是霸图的教父,是能让整个世界都为之战栗的男人:韩文清。

那是一个只要稍微露出空隙,就能杀死自己的对手。

他保持着攻击的姿势,但是没有动。对面的男人也是,他们都很清楚彼此的实力,所以他们只能紧紧盯着对方,等待着。

周围终于完全安静下来。

而这时候,韩文清,向前踏了一步。

(中间省略因为我其实只想写后面)

叶修踩上矮墙,站在墙上优雅的行了一礼:”亲爱的韩文清先生,今天我玩的很愉快,希望下次你依然一如既往的给我带来惊喜,那么,再见了。”

韩文清看着叶修转身,跳下矮墙,飞起的大衣衣摆,就好像黑色的翅膀,华丽,优雅,危险,却引人探究。

他对着那个背影,伸出了手。




然后叶修就摔了个狗吃屎。

“卧槽!老韩这玩意哪来的,钩爪都用上了,说好的你只信任枪跟自己的拳头呢!我要向虚空投诉他们贩卖不实消息!”叶修略显狼狈的看着利落翻过矮墙,站在自己身前的韩文清抱怨:”你这画风变得哥都要认不出来了好吗!”

韩文清慢慢的倾身,压向那个靠坐在墙边的人:“他们是对的,我只对敌人用枪跟拳头。”

“这个,我只会用在你身上”“你提出的条件,该实现了。”

 

#干死他!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