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ntless

全职:韩叶/叶韩丶肖王/王肖丶喻黄/黄喻
DC:超蝙/蝙超丶KT/TK丶21/12丶绿红
其他:瓶邪、亮光、ALL路、EC、德哈等

话花成牢

本来写给黄鱼群的,后来没有用,就放上来混个更(虽然说反正我平常也没更啦)

黄喻黄,花吐梗


话花成牢

黄少天有个秘密,沒有任何人知道。隐忍对他来说习以为常,他将秘密藏在心最深的地方,小心翼翼放著却又害怕去接近,只能牢牢的锁在心底,当作不曾揭发。

但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这个秘密会以这种方式表现出来。



早上起床之后,黄少天一直觉得不太舒服。具体是哪里不舒服他也说不上来,没有发烧、也没有其他症状,就是觉得喉头堵堵的。

不过这并不影响竞技状态,也没有太痛的感觉,想来是没事的,他也就没太放在心上。洗漱之后照惯例刷了几条微博,看到个有趣的,笑了一声。

这一笑,就笑出了问题。

随著那声笑,他吐出了一朵花。白色的很漂亮。

“......”略微无言的看著自己身边的花,黄少天又尝试的讲了几句话,然后收获了一地的花,面对这么奇葩的事儿,他一瞬间脑海里甚至闪过了该赶紧拍张照上传微博这铁定火的不著调念头,醒悟过来后才默默的百度了自己的症状。

他倒是也没想著看医生,感觉要是去找个医生说“医生我讲话还带喷花,是不是我葵花子吃多了长的?可也喷的不是葵花。”那肯定会先被医生送急诊──精神病的急诊。

所以他只能求助于万能的百度大神,冀望可以在上面找到一点有关的讯息,没成想还真给他找到。不是什么专业的医学网站、也没有足够可靠的凭证,只是在网上流传的一种玄之又玄的疾病,人们称呼它“吐花病”,确实很贴切,黄少天一边玩著自己手上的花一边想。

每个人会吐的花品种不见得相同,似乎不是身体里真的长了什么,不然好好的一个人,照理是无法吐出拳头大的花,看著网上说有人是吐出大王花的黄少天,心有点塞塞的想著还好老子的花没有那么吓人,还刚好是他少数认识的花之一。

那是白茶花。看著满地的白茶花,想想自己还真有点小文艺,吐的花都这么温文尔雅,黄少天起身收拾起了花瓣,暂时逃避著,装作没看到自己百度到的内容。

不过最终他还是坐回了桌前,看著屏幕上的字,想著自己的秘密。

吐花病,全称“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当一个人深深的单相思另一个人,没能将自己的喜欢说出来的时候,就会吐出花来,接触到吐出的花就会被传染,治愈的方法只有一个。

那就是和喜欢的人两情相悦。

黄少天觉得这是一个不科学不理性不现实不逻辑,简直就是致我大人类的医学与科研于无物的嚣张疾病。单恋一个人就会吐出花也是醉了,还必须要两情相悦才能治愈,都说了是单恋了人好好的藏著又哪儿碍著你了非得让人讲出来不可?这讲出来还不见得会治好,万一是矮矬穷爱上高富帅,不是分分钟被打脸的节奏?还要不要像电视剧一样边退边咳花,最后捧著自己碎成片片的玻璃心倒在咳出的花海中先讲完遗言然后删号啊?

想想又觉得有点小激动,还好喜欢的对象虽然是富帅又比他高了那么一点点,但好歹自己也是不差的,从平常的表现来看,对方应该不太讨厌自己,只是说到喜欢吧──这谁也不够自信。

过这两情相悦具体怎么表示也是个问题。是要互相告白呢?还是要牵牵小手抱抱小腰呢?或者是更进一步如同黄少天现在的思想一般直奔到某些脖子以下不能形容的部份的动作呢?这得好好参详参详。

只是黄少天现在有比参详这些事更重要的事,那就是他必须想个理由让自己不用说话。虽然生活中一般来说不特别需要靠著说话来掩盖意图迷惑对手,所以不用多话,但他无疑是喜爱说话的,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他总不可能现在才突然特别高冷的表示以前都是逗你们的其实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说话从今天起要让小周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无口!

......这话说的,黄少天自己都不信。

想来想去就只剩下感冒这个老梗比较靠谱,至少暂时性的能让他不用说话,这要是蓝雨剑圣在大庭广众之下一口一喷,喷的还是不明觉厉高端冷艳白茶花,这传出去能听吗,直接转会百花算了画风比较名符其实──又跑题了,总而言之,黄少天匆匆的准备了些装病的行头,其实也就个口罩,然后出门吃早饭去了。



蓝雨的食堂今天依然热闹非凡,姗姗来迟的黄少天端著餐盘坐到了平常的位置,努力的假装自己是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可惜他的这种伪装相当失败,马上就收获了小伙伴们的无数吐槽。

但他是谁啊,他可是黄少天,说话的时候那是必须分分钟完爆全场,不说话的时候那阳光中带著忧郁,忧郁中带著二逼的气质更是能让人虎躯一震娇喘倒地,忽略了小伙伴们各种作死,淡定的吃完了饭戴上口罩,指了指自己的喉咙,比了个叉的手势。

“咦?莫非黄少生病了?”“老天爷终于听到我们的请求打算让蓝雨安静一下吗?”“黄少不能说话!这是联盟头条的节奏啊!前排围观!”

“少天感冒了吗?”吃完饭被经理叫走的蓝雨队长神出鬼没的冒了出来,唬的黄少天差点喊了出声,还好机智的他最后还是忍住了,朝喻文州点了点头,竭力用特别诚恳的眼神看著他的队长,眼神闪亮亮湿漉漉的,让喻文州甚至有种一只大狗看著自己的感觉。

“这么严重?有发烧吗?”伸手覆上黄少天的额,似乎是没有发烧,不过看黄少天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要不请队医看看?”

黄少天连忙拒绝,作势要咳嗽的样子捂住了自己的嘴:“不用,睡会就行。”然后迅速的接住握紧口罩里散出的花瓣,趁没人注意时放进口袋。

“声音听起来是没有很沙哑......今天你好好休息,下午的会议再看看有没有精神旁听,真不行一定要找医生,知道吗?”喻文州判断了下,拍拍黄少天的肩,黄少天庆幸著自己至少过了这关,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还作了个发誓的手势。

或许是觉得黄少天不会让自己太过担心,喻文州也没有多问,就目送著黄少天起身离开餐厅。

黄少天走的很急,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离开后的座位下,有一朵白色茶花,悄然绽放。



磨磨蹭蹭到了下午,黄少天还是没想出个解决的方法,或者说他想出了但还在估摸著怎么执行,总不能冲上去直接对著人唱小苹果吧?这么接地气的告白方式也太不符合他狂霸酷炫跩的形象了,更何况他的对象,那可不是个简单角色,估计也就他能让黄少天如此棘手,倒不是说怕被拒绝什么的,关键是,他觉得自己还真有那么点儿可能能成。

但就是这样更是特别让人纠结,生怕一不小心就犯了什么错误让能成的也不能成,直接被十动然拒就GG了。

所以这事儿他需要特别慎重、特别仔细的思考,怎么著才能找出个合适的时机,做出最惊艳的表现,不过想的很美好,但最终他发现他还是只能老老实实的直面对手,不是我军太无能,实在是对手心太脏。幸好,快狠准也许也是他最擅长的战斗风格。

虽然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要速战速决,但心里还是有点儿莫名发虚的,黄少天给自己百度了100个高富帅告白的方法和神马五年恋爱三年模拟之类的教战帖来科普一下顺便振奋士气,但看了几篇又觉得不够给力没搔到痒处,在花堆里滚了一圈醒悟过来现在的自己特别的双商下滑──那些书上的,都不是他,也不是他想要的人,能怎么完成故事,只能是自己决定。

这样患得患失的心态,实在是有愧于黄少天英明神武的形象,所以他决定找点别的事儿来转移注意力。

然后他终于想起了早上他队长的嘱咐,看了眼时间还来得及,他决定去旁听下会议,治病重要但蓝雨更是么么哒,工作还是要做的,还可以顺便欣赏下他亲爱的队长指点江山的风采平复下,挺好。

他快步走到会议室,门侧开了一条缝,正想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经理的说话声:“下回的粉丝见面会,喻队你要不要跟黄少来个拥抱?蓝雨的剑与诅咒啊!肯定红火!”

接著是喻文州依然温文冷静的声线:“如果是要求效果还有很多方法能成,我不想因为这样跟少天拥抱。”

黄少天楞了一下,又站在门外待了一会儿,最终推开了门。



黄少天挺有小资情调的窝在房间里,玩著花想著自己的心事。

到了晚上他的病情加重了,现在是说话吐花没说话也咳花。房间里到处都是花他也懒得整理,那数量简单点说:就是假如茶花能吃,他就能包养了整个战队。

他用一种特别后现代的颓痞姿势坐在床上看著周围的花,因为一吐花他就拨到旁边去,现在花在他周遭围了一圈,就像是个牢笼。

花守著他的秘密,却也阻碍他的前进,他抱紧自己的心意,承受著独自一人的安静。但这都是他自找的。

是他限制自己躲藏了心情。不过也许是已经不想忍耐、又也许是时机已经成熟该是出去的时候,花给他了一个决断和出口,其实,本来这个牢笼就没有锁。
花之外有人在等待他,如果错过了握住那双手的可能,那就不是黄少天了。

他站起身,离开了自己的房间,敲开了隔壁的房门。




喻文州正坐在电脑前不知道看著什么资料,专心的在记事本上涂涂写写,看样子是在记录重点。听到开门声后他转过身来,说了声请进。

黄少天开门进去,见到来人,喻文州转了转手中的笔看著他:“少天,你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黄少天摸了摸鼻头:“虽然很想说没有,但确实有些话想和队长你说说。我没有耽误到你吧?”看了看桌上翻开的记事本。

“没有,那我泡杯茶咱们慢慢说?”喻文州作势要起来,黄少天连忙阻止他:“不用不用,马上讲完。”

“怎么,你赶时间啊?”喻文州笑咪咪的回答。看著队长的笑脸,黄少天突然觉得什么都踏实了,得,还是老实招认的好,不过在那之前:“......队长你老实和我说,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少天,还好是白色的不然你一人就能成就一片繁花血景了。”

“......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说好的爱呢!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你掉了东西。”刚才黄少天并没有注意,现在喻文州侧过身体打开包著的东西他才看到,桌上记事本旁有团纸巾,里面是一朵白茶花,正是黄少天早上不小心遗落在座位下的。

“原来如此,我就想说怎么这么巧,早上才生病,下午就立马被队长撕裂了我纤细敏感的少年心,疼的我整个人都不太好,你造就差了那么一点儿,弄不好就自暴自弃砍掉重练了。”黄少天走向前去,说话的同时也不忘动作,捧著自己的小心肝儿一脸受伤,作出一付既有后怕又有责怪的娇嗔样,只差没捏个莲花指,端的是唱作俱佳,简直影帝。

可惜他对象吃多了这套,早已练就百毒不侵:“这可怨不得我。那少天什么时候发现的?”

黄少天一把窜到喻文州身边,亲昵的搂著他的肩膀:“你猜?哎呀别那样笑啊我感觉各种不明觉厉,这不就是不小心偷听到你跟经理的谈话吗?刚听到还真有点伤心,不过后来想想不对,队长平常被我抱来抱去也没见有咋反应的,怎么这次反应这么大?队长你不是早知道我在门外了吧?”

喻文州向后靠在站著的黄少天身上:“不知道,不过我猜你会来会议室,稍微估算了下时间引导话题,接下来就是祈祷你跟我的默契──拒绝那个提议让经理他们都惊呆了以为我跟你哪里闹不愉快,开会期间一直欲言又止的,还让我跟你好好谈谈。看来之后还得想办法解释──你一直没来我还真有点紧张,为了猜这一场,我也是满拼的。”边讲边笑,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情,或是成功的挑战了某个很难的关卡。

虽然说的很平淡,但如果差一著他们可能就错过,看著喻文州想想其中所费的心思,说不感动是假的,对比起来又有点内疚,他跪了下来抱著喻文州的腰,把头埋进他的腰间呈现猴子反省貌,闷声问道:“我迟到了吗?还来得及吗?”

喻文州体贴的拍了拍靠在自己腿边,就像一只毛茸茸的狗狗般的黄少天:“没有,少天来的时机总是最好的时机。”

“哎呀不要这样夸奖我,我自己估计是动作慢了点,只是两情相悦这事儿听著真心难,就算猜到了开头也不知道结尾,不过又不甘心放过这次机会,这不就磨蹭到了现在。”

“有来就行,一点儿也不晚。所以这位病患作好接受治疗的心理建设了吗?也许这会是一段长期抗战的过程,你要有准备。”捏了捏黄少天的耳朵,喻文州的眼里满是笑意。

看对方玩了起来,黄少天也非常配合的撒泼打滚:“医生,再不治疗我就要死了,你看我才进来多久,你房间都要被花淹没了,求别放弃治疗啊!求解在线等20点急!”

喷笑了下,从蓝雨队长转职黄少天专属知心小棉袄的某无证大夫又状似莫测高深的表示:“嗯,你这病情是有点棘手......说说看你的得病原因?”

这次黄少天没有再闹,而是站了起来,非常认真的对著他的队长说:“那一定是因为,我太喜欢文州你啦!”喜欢到不说出来不甘心,不甘心却又不能说,好不容易抓到个眼神就沾沾自喜,即使是看见希望都害怕靠近。

幸好,他总归是黄少天,即使隐忍即使装作忘记,最终仍不会放过任何能倾尽全力一击机会的黄少天。也幸好他的对象是喻文州,和他配合的最好、最擅长制造机会,并且也同样不会轻易放弃的喻文州,是他的最佳拍档。

喻文州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拿起了桌上的白色茶花观察了下:“据说摸了花就会受到传染。”然后低下头,吻了吻花。再抬起头的时候,他咳了一声,吐出了一朵黄色的花。

“是这个啊──我刚才在查资料的时候有看到,就觉得挺合适呢,黄色的风信子。”喻文州观察了下自己吐出的花,把它跟黄少天的白茶花放在桌上并列,又看向黄少天:“现在我也有了,少天愿意给我解药吗?”

“乐意之至。”

喻文州闭著眼仰起头,睫毛轻轻颤动著,现在两人是如此的贴近,光是呼吸都像是在挑逗人心,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心痒痒的,但他不愿意急进,慎重其事的捧著喻文州的脸,朝夕相处的容颜是他心底最深的眷恋,他虔诚而又专注的贴上了他的唇,轻轻擦了一下又一下。

他感觉到喻文州轻轻环住他的腰便伸手揽住喻文州的颈,让两个人更加的贴近彷佛融为一体。然后像是终于找到时机般的深入,用心而尽情的品尝著最美味的解药,并且感觉到逐渐药瘾。

吐花病,已经完全痊愈。



--END--

*白色茶花花语:你值得敬慕,理想的爱。*黄色风信子花语:有你在身边我很幸福。

放弃治疗的一小段番外(对不起真正需要治疗的应该是PO主):

治好之后接下来该担心的是对解药的依赖,不过他们也不打算停药,毕竟为了不再复发,他们决定不要放弃治疗,因此就会有以下的场景:

“队长,求治疗?”

“我替你叫景熙?”

“才不要,景熙贫乳,常常放生我的,还是队长最好!”

“我跟景熙讲啊。”

“队长我们是小伙伴啊!我相信文州绝不会出卖我哒!”

“黄少听说你嫌弃我贫乳,那你就自生自灭吧!”

“卧槽文州爱呢!说好的作彼此的天使不跟景熙讲呢!”

“我没跟景熙讲,我就跟李远说了下。”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