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ntless

全职:韩叶/叶韩丶肖王/王肖丶喻黄/黄喻
DC:超蝙/蝙超丶KT/TK丶21/12丶绿红
其他:瓶邪、亮光、ALL路、EC、德哈等

不知道叫啥好总而言之就是为了催文才产的韩叶

 @沉浸在迷人嗓音中 很久前答应你哒!顺便催个文!很久没更了啊亲爱的。(灿笑)

本文为 @沉浸在迷人嗓音中 的战栗情人无处逃二次衍生,原作为森本 秀老师的《战栗情人不设防》(G. Defend)的设定。

不科学不严谨不正经不罗辑不新杰,慎入。

最后,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沉浸在迷人嗓音中 赶紧的更新啊!(拍打)



乾净宽敞的长廊上,阳光从屋顶的天窗上撒落而下,舒适温暖的早晨,即使人来人往也显得静谧和平,直到一个急促的脚步声刺入,坚硬的鞋底踩著节奏平稳而迅速的步伐,从长廊尽头如风般掠过。

“老韩早啊!”

“早上好韩老大!”

简略的回过招呼,韩文清快速穿过一群队员,四处寻找著他的目标,锐利的目光扫过一间间部室,终于在最后的一间找到他要找的人:“叶修!”

“唉呦老韩,早.......欸欸欸先别动手,我代表国家谴责暴力啊!”本来还想调戏两句,看到韩文清一脸说吧你是自尽还是让我打死你的表情,叶修赶忙答道。

看到各班班长几乎都到齐了,韩文清向众人点点头,继续说:“你昨天答應要好好的開早會,現在都幾點钟了!”再这样天天翘会下去,新进队员差不多都要以为韩文清才是队长,每次见著都想跪下大喊韩队千秋万代一统江湖了。

“这不是这边的事儿比较捉急我就先来看看嘛,别气别气,你看你都吓坏祖国的花朵了这可咋办?”

“卧槽叶修你说谁花朵呢!”爆弹班班长张佳乐听到关键字,当场就想炸毛,不过这时韩文清阻止了还想和他抬杠谁应说谁的叶修,又沉著脸向张佳乐示意让他到此为止,转头问向一旁的室管理班班长喻文州:“出事了?”

“电脑班拦截到一个讯息,似乎是针对我们分部的恐怖行动,但目前还不清处具体情况。”喻文州迅速清晰的作出回答,然后又对韩文清笑了下:“简而言之,现在担心也没用,我们只能等。”

叶修懒洋洋的接口:“电脑班注意监控,室、外警多注意著点就行,其他人该干啥的就干啥,也不能老让这些自我感觉良好的熊孩子耽误了咱们的正事是吧?”

“说的好,现在我们可以来谈谈‘正事’了。”韩文清看向叶修,扯出了一个能止小耳夜啼的笑容,叶修则转头一脸正经的对著从刚刚开始就没说话的开发班班长王杰希说:“我突然想起来有点事,大眼你们别管我多陪著老韩聊聊,增进增进同事感情。”话还没说完就想走,可惜他的队员不太给力,呈现包围姿势堵在门口,让他根本无法离开。

“叶队,我想现在韩队辅比较想跟你培养感情,所以我们就不打扰你两慢慢聊了,大家散了吧。”王杰希对著周遭挥挥手,大家一脸笑意的纷纷离开,特别是张佳乐临走前还给了叶修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叶修觉得这简直是、根本是再也没有神马小夥伴了,说好的同事爱呢!

“那啥,老韩,我今天真是因为有正事所以没去开早会的,不过早会的功能也不就是让大家瞻仰下队长的美貌嘛,有小周在不就够了,小周不够不是还有你这种非主流的型男,相信也是很能满足部分特殊族群的喜好的。”

“叶修。”

“咳,韩辅佐官有什么事,本官听著。”

“你找死。”

“喂喂喂你是不是忘记自己是我的SP,职责就是有人要我死得先踩过你......有話好說非要動手嘛!告你襲擊長官啊!”

砰砰咚咚的声音间断传出,今天的警备队,也依然很和平。


之后电脑班没有再拦截到什么类似的恐怖讯息,倒是顺便清了一些无聊的电脑病毒和垃圾资讯,比如说啥二胡卵子到你家之类的,一点也没有杀伤力,就是空间也占不了多少,这件事也就渐渐被尘封。


黄少天打著呵欠,有点无聊的看著栅栏外,有时候他真觉得自己很像猴子,只能待在栅栏内看人,不过这份工作确实很适合他,刺激、充实,有成就感,他能干到外警班长,可也很是经过一番努力的,他相当的以自己的这份工作自豪。

突然一声刺耳的警报声响起,黄少天立刻冲向警报指示的方位,然后,就在栅栏外,他看到了──巨大的,砳砳。

“......次奥!能拒演吗我说!这啥鬼玩意!”黄少天看著巨型砳砳以不符合它身形的灵活手段攀过高耸的栅栏,成功侵入外警班的警备区域,震惊归震惊,他依然快速的下达了几个指令,并身先士卒的奔向那只看著很逗比,却一挥拳就让他的队员糊墙上去的侵入者。

很快收到消息的各班班长,各自就位在自己的岗位上严阵以待,叶修跟韩文清赶到监控室紧盯著屏幕,从各处汇流的消息迅速的传回监控中心,叶修坐镇指挥,韩文清则一言不发的看著。入侵的巨型砳砳不只一只,四面八方都受到了攻击,除了外警班奋力抵抗外,叶修同时也调派了人手去支援,并且开启自主防卫系统、关闭重要通道闸门,要求各部门做好警戒。他专注的看著屏幕里各方的状况,不时发下指令,每当在这种时候,韩文清就会再次觉得,他所受命保护的那个人,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家伙。

当然,能不要那么嘴欠就好了:“老韩你猜这群猴子派来的逗比是想做啥,不会单纯只是国会劳军娱乐栏目吧!那我还宁愿看你上台给爷唱首小曲儿!”

叶修看著自己的SP脸黑了下没搭理自己,摸摸鼻子对各班班长又交代了几句,然后对韩文清招招手,示意他要移动:“到前面去瞧瞧?”韩文清皱了下眉头,对一个SP来说,当然是希望自己的保护对象能待在确认安全的地方:“不待在这?”

叶修一脸耀武扬威的小样鄙视的瞧了瞧韩文清:“这么多砳砳出现想想都有点小激动,不到前排去围观感觉突显不出哥的英明睿智,怕了?”

“你说谁怕了。”

韩文清瞪了眼叶修,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监控室。叶修一边快速行进,一边透过耳麦接受讯息,断断续续的发出补充指令,韩文清紧跟在他身后,注意四周,警戒著随时可能会出现的一切障碍,两人很快来到舍馆外缘,看著外警班正努力的迎战巨型砳砳。

黄少天在其他人的火力支援下轻盈的攀上一只巨型砳砳的背,即使是在圆滑的头顶黄少天依然巧妙的保持了平衡,快狠准的将他的冰雨插入巨型砳砳的脑袋切断里面的电路,顺利的阻止了这只砳砳的行动。其他人虽然不像他那么顺溜,几个人一只倒也稳稳当当的没什么问题。

绕了一圈,看起来是没出什么蛾子,叶修跟韩文清走回通道打算去其他地方看看,就听到后面传来轰隆一声巨响,回头,是一个两人终身难忘的画面──


孙翔注意到的时候就已经落单,守著通道的只有他一人。不过这倒不怎么需要操心,很快就会有人注意到这里。暂时应付一下没什么问题,也是他检验自己身手的好机会。

一只巨型砳砳似乎是注意到这边,进入了孙翔的视线,他做好了攻击的准备,没想那只砳砳却蹲下来,一脸双商缺乏花痴迷妹样的看著他,看著看著还张嘴做流口水状。突然感觉到案情有点不单纯,西游看太多的孙翔同学正想大喝一声"兀那妖精可是想吃人?看俺老孙的厉害!"巨型砳砳就把它的嘴张的更大,大到让人怀疑他真打算爱你就要吃了你的把孙翔吞下肚,然后──

孙翔,男,年龄是秘密总而言之芳华正茂,就那么样的,被糊了一脸的砳砳。


叶修他们回头的时候正好看到孙翔被从巨型砳砳嘴里喷出的整群小型砳砳扑上的画面,小型砳砳们一脸看到自己的娘亲般亲热的直接扒拉上孙翔的头脸,但是在他们覆盖完整只孙翔之后很快的发现了后面的叶修跟韩文清,立刻舍弃了孙翔同学向著他们奔来,宛如见著了比娘亲还亲的主席。

两人转身就跑,为了保证外警班的退路这条通道的闸门并没有放下,所幸原本的设计附近就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叶修边跑边观察修正指示,韩文清利用身上的标配武器一边清除一些腿短却跑的异常快的砳砳,一边随时回应著叶修,叶修带著他沿著准备好的路线一路狂奔,但小砳砳的数量实在太多:“不能回指挥室,向左!”

暂时甩掉了跟在身后的一群二货,两人躲进了一间空著的处室。

叶修扶著墙喘了几口气,接通了暂时代他坐镇监控中心的喻文州的通讯频道:“那些玩意儿的弱点在屁股,他们本身没有攻击能力,遇上敌人就会发动屁股上的推进器猛力用头撞击敌人......他们的头可真硬,我刚看到墙都给撞出了裂痕,不过只要不是被整群缠上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文州你给全队发布一下,第一届爆菊大赛开始,大家酷爱来参加,夺冠有赏!”

喻文州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室管理班班长,对于叶修的自我感觉萌萌哒的行为采取了完全忽视的态度:“......知道了,我会让大家注意的。需要派人支援你跟韩队辅?”

“不用不用,我跟老韩还搞的定,你让大家麻利点速度解决了这群玩意,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真当咱们都和他们一样傻逼啊。”叶修边通话边搜寻室内,找出了几把威力比较强大的光能枪,扔了一把给韩文清。韩文清接住枪,继续检查四周的墙和门的强度和通气孔的位置,以确保他们的退路。两人此时背对背各自做著自己的事,虽然门外陆续传来撞击的声音,门内却毫无所惧。

破坏的声响越来越大,考量下外头的砳砳数量,最后韩文清让叶修踩在自己背上爬上了天花板的通气管线,自己则藉著蹬墙的力道和过人的臂力硬是攀了上去。两人正延著管线爬,叶修突然停下,侧头将耳朵贴在一个通气口上方,还示意韩文清不要出声。

贴地听了一会儿,叶修朝韩文清努努嘴。韩文清会意,也学著叶修那样把自己的耳朵贴近洞口,听到一阵微弱的呻吟声。叶修又对韩文清点了点头,一脸痛心的和他说:“现在这种战备时期,竟然还有人顾著玩!怎么样这呻吟挺销魂吧?必须找出来批评!”韩文清毫不犹豫的翻了个白眼,然后率先跳下了通气口。

他当然不会把叶修的玩笑话当真,但他也明白叶修真实的意思──有个人受伤了必须救,但房间里可能存在著会让人受伤的危险,所以他当仁不让的先跳一步,否则叶修肯定会偷跑。

叶修看到韩文清果断的往下跳,撇撇嘴也跟著跳下,两人在房里的一个侧门内发现了一位受伤的女性,原来是负责打扫的清洁大婶,遭到砳砳攻击的时候大婶匆忙的打算先找个地方躲著,但跑的不够快受了点伤。他两赶到的时候,正看到大婶虎虎生风的挥舞著扫帚啪啪啪的打退了好几只砳砳,那姿势看著再战十年也不厌倦,差点就以为这位和某自制武器是扫帚的开发班班长一样是真传自霍格沃茨扫地僧的隐藏高手,不过两人马上就注意到大婶其实已经受伤,每当动作拉扯到伤口就会不自觉的呻吟,也就是引来他们的由来。

看著韩叶两人的到来,松了口气的大婶明显支持不住,粗喘一声倒进了韩文清(主要是因为叶修速度闪开)的怀里。韩文清揣起大婶跟叶修又展开了狂奔的旅程,但这次无论他们这么跑,就是甩不掉追击的砳砳,叶修只得边跑边对韩文清喊话:“带她走!”

韩文清会意,不赞同的皱了皱眉,就想把大婶塞给叶修:“你带她走。”叶修没接:“英雄,你看我这小身板像是能拖个人还跑的快的吗?求放过。”韩文清回头看了眼后面的追兵,对叶修淡淡的说了句:“我是你的SP。”

“......老韩你这么敬业爱岗,回头我让他们给你发个小红花要不?赶紧的走起!”又行进了一段,看韩文清楞是没理自己,叶修放缓语气:“你也知道这是最好的方法,咱两就算能这样跑到天荒地老,大婶可撑不住。”随后又换了语气,严正的对韩文清道:“根据警备队管理条例,我有权要求任何队员在特殊时刻服从我的指令,现在,韩文清队员,这是命令:请你护送伤员离开!”

韩文清瞥了眼一脸正经的叶修:”显摆队长权限很骄傲?”叶修立马配合的表示出一脸小人得志的嘴脸:“那是看对谁,对你,巨爽!”眼看砳砳们又有扑上来的趋势:“老韩你到底行不行?”

又看了眼身后,无法否认的确叶修的决定才是正确的,韩文清把大婶打横一抱快速的越过叶修向前窜去:“比你行就够了。”两人一前一后又跑了阵,拜砳砳们对自己有著奇特狂热所赐,叶修顺利的拉走一队砳砳,而韩文清则趁此机会带著大婶前往医疗室。

叶修继续东奔西拐,一边熟练的利用现有的武器逐一破坏砳砳,可惜跑到后来光能枪的能源也没了,他想了想目前比较强悍的队员不是在指挥室就是在外头,而绝大多数的一般队员们又切不进他的节奏,剩馀的砳砳数目也不多,既然如此只好自己牺牲点替人民服务了。

好在整个警备队的地图都在他的脑海里,利用地形,他虽然受了点伤,但终于将砳砳们解决到只剩一只特别肥硕的。可惜路也到了尽头,那只肥硕的砳砳眼见叶修弯进一个岔路,屁颠颠儿立马追上,不死不休的劲头彷佛痴男对女神的死缠烂打,发现叶修跑进的是死巷,简直乐开了花,叶修感觉自己都看到了砳砳那没有表情中的淫荡表情和听到了口桀口桀的笑声,顿时感觉菊花一紧,不禁思索起这时候是不是该叫声别过来再过来我喊了啊。

当然他最后还是想想而已没真喊,只是背靠紧了墙,紧盯著那只步步进逼的砳砳,凶狠的砳砳见到如此好的良机,攒足了整个屁股的马力迎面冲撞上来,速度飞快。叶修顺著靠墙的姿势往下一滑,双手护住自己的头部,抬脚一蹬藉力改变了砳砳的飞行路线,那只砳砳就这么险而又险的擦过他的头顶撞进了墙。

看那只砳砳一时半会是无法从墙里出来,但为保险起见叶修还是拆解了他屁股上的推进器,并且残忍无道的把这只砳砳肛裂,没想到这只砳砳原来不是胖而是带崽的,突兀的从肚子里射出一只迷你型的砳砳,还好叶修早有防备顺利闪过。

迷你砳砳战力不咋地,叶修一脚就把它踩的叽叽叫,但很快叶修就发现了不对,这只砳砳不是战斗型,而是发信型的,目的是让人知道它的位置......叶修抬头一看,天花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攀著一只巨型砳砳,叶修抬头的时候,那只正在COS小强的砳砳也正好低头和他对上了眼──然后他就飞速的爬过来,最后呈现泰山压顶的姿势扑向了叶修。

跑又来不及,被这种体型的砳砳压到肯定不死也重伤,这种时候叶修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寄望于千机伞──他个人的特殊武器,虽然一直戴在手上,但因为尚未实战侧试过,所以之前也没拿出来用。快速的从护腕变幻出伞的形状,尝试了几次攻击发现都被弹开,叶修正打算缩回伞面下,一个人忽然从身后揽住他,然后接过伞一个旋身将他护在身下。

韓文清在把人送到医疗室之后,马不停蹄的赶回,找到叶修的时候正好看到他正在跟天花板上的砳砳对峙,想也没想冲上前去将人纳进自己怀抱。叶修看著近在咫尺的脸,笑了下“你再慢点哥就真扑街了。”同时伸手穿过韩文清,又把伞拿到了自己手上:“剩下就交给你了。”


支援到的时候,现场一片狼藉,黄少天和张佳乐脸色难看的看著巨型砳砳静静的扑街在地上,周遭地板因为承受了过大的重量而显得各种破烂。

周泽楷指挥著其他人帮忙移动砳砳,就在这时,一只手从砳砳底下伸出,艰难的推了推砳砳巨大的身躯,硬是推开一个空隙,然后拉著另一个人钻了出来。

砳砳压上的那刻叶修将千机伞的功率开到最大,让整个伞面化成一张弹性却又坚韧的网,成功的护住他两,韩文清一手护著叶修的头,一手将他抱在怀里,竭尽全力用身体替受伤的叶修阻挡冲击,直到最后也撑著没让叶修被压著。

他两刚好被挡住,救助的人没有看到。叶修估摸著韩文清这么撑著也不是办法。就稍微侧过身让韩文清能腾出手去推开身上的障碍物,然后就像条死鱼一样被韩文清扯著出去,完全不想再费力动弹。

看到两人没大事儿,众人都松了口气,张新杰上前正要开口,叶修就先举手投降:“知道你们要说啥,这次算给你面子,我会好好治疗,争取早日完整无缺连鱼尾纹都没有行了吧。”

张新杰的眼神不甚信任的将叶修从头扫描到脚,确认这只从来不肯好好配合今天却显的相当积极的生物确实是叶修,然后朝旁边点点头,示意安文逸将人押送回医疗室,看到两位队医俨然一副要一棍子敲昏他带回处理的节奏,叶修连忙指了指一旁的韩文清:“报告组织!我要告发老韩也有受伤!”

虽然说千机伞拦住了大部分的冲击,但韩文清不可避免的还是受了点伤,之后在砳砳底下撑著那么久也是满拼的,不过他可不像叶修老爱放弃治疗,让张新杰检查了下,就带伤上阵,肩负起艰钜的“护送”叶修到医疗室的工作。

这次叶修倒当真老老实实的趴床上让人给他上药,不过这人就是受了伤也不安生,上药又不妨碍他说话,闲的蛋疼没事找事的戳了戳坐一旁正被包扎的韩文清,韩文清被戳的烦不胜烦,转过头看到叶修一脸戏谑的看著他:“老韩同志,当初我给你下的指令是让你护送伤员离开,可没让你回来当肉垫,不遵从指令这必须严厉批评!你看我该罚你什么好?”

韩文清都不稀得搭理他,但想了想还是回了:“作为你的SP,我被授权在紧急情况下以你的安危为唯一优先,为此可以不遵从任何人的指令,包括你。”看了眼还想继续申明队长权限的叶修,又补充道:“重点是:”云淡风轻的看了眼叶修:“我想做什么,你管不著。”

叶修听了当然不依不饶,一拍床沿:“反了反了!你这是公然挑衅队长权威!我要向国会直属单位抗议!”韩文清都要给他气笑了,伸手扯过叶修:“没人拦你!”然后用力捏了把叶修脸上的肉,才悻悻地放开他的脸。

叶修捂著自己被掐红的双颊,用一脸“你这个丧心病狂的负心汉”的控诉眼神看著韩文清,韩文清则乾脆眼不见心不烦的闭上了眼等候上药完成,张新杰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个画面,不过对此见怪不怪没有多问,只是在两人都上好药后交代了韩文清一些注意事项,就放他们走。

因为两人都因公负伤,暂时也没有什么紧急事要处理,在会同各班长了解完事后处理情形后,两人就被赶回房里,韩文清一回到房间就和衣躺下,俨然就是一副不想搭理叶修的模样,叶修见状只好也乖乖的趴回床上,不过实在是没有睡意,换成侧卧撑著头开口:“老韩,下回别这么冲了。”

韩文清眼睛紧闭,一动也不动,好像已经入睡,但叶修知道他一定有听到,低声叹了口气,叶修也闭上了眼睛躺好,快要睡著的时候,听到了韩文清低沉的嗓音:“你也别乱来。”


事件之后,电脑班跟开发班联手研究起堆在一旁成山的爆菊砳砳,发现一个重大的疑点:这些砳砳初始设定是针对警备队发起攻击,并没有特别针对某人,但为何会像被磁铁吸著一样看到叶修就放弃其他人,转而攻击他呢?

当大夥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韩队辅正好路过,抛下一句“叶修欠揍,很意外吗?”接著便留给众人一个狂炫酷霸跩的孤高背影离开了。

现场顿时一片安静,套用事后回忆当时场景的黄少天最省略的话来讲,就是:“韩队辅的理由是如此无懈可击,以致于我们甚至无话可说。”

一片静默之中,已经为了研究原因熬夜三天没睡的电脑班班长肖时钦蹦起来表示:“我突然特别有了灵感!我要写个‘论碳基生命体情感指数对具主观认知侦测中枢机能系统非蛋白生命体之影响’,你们谁都别阻止──”“砰!”

肖时钦壮烈倒下的背影身后,透出了一副伟大的身影,从那反光的眼镜来看,众人很轻易的就判断出那是警备队绝对不可以招惹的可怕人物排名前三的──张新杰。不要小看这个排名,要知道,可是连韩文清都没能排近前三,连叶修也亲口说过这前三有些时候连他也不能招架。

张新杰冷静高贵文雅温柔的向著满室的队员点点头:“值夜班的同仁辛苦了,没值班的各位,为了你们的最佳体能状态著想,我个人建议在十一点前请进入睡眠状态,尤其是不要过度依靠含咖啡因基因食品熬夜,那会造成精神不正常的亢进,比如说他。”摇了摇手上被砸晕的肖时钦。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医疗班将不得不采取一些必要手段,帮助各位获得足够休息。”扬了扬另一手的超大针筒,张新杰苦口婆心的劝慰著。众人也纷纷表示理解,我们现在马上就去睡觉,不要过来不然我们要叫了,纷纷鸟兽散去。

把手上的肖时钦转移给他的室友王杰希勒令带回,张新杰也回去自己的医疗室。人去楼空的房间内安静无比,这一次的事件,到此告一段落,接下来他们会遭遇什么,那就是小煌的事了。

 

 

评论(10)

热度(50)

  1. 沉浸在迷人嗓音中Pointless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被艾特了三次我感受到屁股涼涼的!! 我沒棄坑啊!我只是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了(??? 看完全